播音初學者的表達通病--不“說人話”

              2022-08-12 04:00 播音主持藝考網 藝考日常

              今天的文章,來自于廣院老師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播音藝考生大多對“說人話”這個詞不陌生。從某種程度上來看,這個詞頗有些濫用之勢,因為在點評考試的各個項目時,似乎都能有它的用武之地。不過,如果抱著正本清源的心態,只單純地從說話這個角度來探析這一概念,讀稿以及對稿件的處理,很可能是最早出現“不說人話”這個說法的領域了。
              不說人話的表現有哪些呢?我覺得最明顯的,無外乎是播音腔和朗誦腔,而這兩者,是初學者的通病。
              新聞播音能力要求的第一項,是字正腔圓。那是不是意味著,字讀準了音發飽滿了,就是一篇好的新聞播音呢?不排除有大量學生止步于此,因為,他們帶來了幾乎一致的新聞播音作品:首先是畸高的音調,幾乎全部運行在自己音域的高位;再就是毫無大(段落)?。ň渥樱哟翁幚淼牟プx;或許還有人做到了更進一步,即行云流水般地刪掉了所有的標點符號,一連到底。播畢,除了能讓聽者由衷贊嘆“聲音真好聽,真順溜”,對于新聞的內容卻是一丁點兒都想不起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如何判斷學生在文學稿件表達上是否有朗誦腔的痕跡,有個方法非常簡明扼要——古詩吟誦。看上去寥寥數語的五言或七言絕句,卻是絕對的播音創作技巧集大成者。如何在方寸之間,騰挪閃轉,表達出個性化的朗誦技巧,不可謂不難。因此,這也便成為了剖析癥狀的絕佳工具。
              多數還未真正入行的學習者,往往會出現刻意拉長聲音、節奏與聲音彈性缺乏變化等等的表征。在我看來,這些問題的根源,一是沒能做到對不同文學體裁在有聲創作時區別對待;其次是忽略了唯物主義創作觀的指導價值,片面將自我意識凌駕于稿件內容之上,最終落入了“朗誦就是要聲音好聽”“朗誦腔就是朗誦”的諸多窠臼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說到這,我們再來談談應試型新聞播音和文學朗誦的考試要求。從整體來看,我們其實不應當把應試和非應試予以對立,因為這不過是藝術創作的兩類應用場景,其知識內核是完全一致的。
              如果具體到能力要求,我反而覺得,應試型場景的考試標準,對考生以上能力的要求,要高了很多。比如,同是新聞,但仍有民生、時政的區別,之中又有冷、暖的情感傾向,在播讀中,稍有不慎,就會讓聽者不明所以滿頭霧水。
              那么文學稿件的表達,那些悲愴的篇目是不是預示著我們在完成有聲語言的藝術再加工時,也應當拖腔拖調,全程哭腔呢?這些誤區的出現,無一不是對語言表達時“聲音應富于變化”的誤解。而以上諸項,都需要在區區數分鐘之內完整展示。
              由此來看,弄懂播音說人話的概念,并在實際創作中去反復體會這一能力,是有著極為重要的實踐價值的。當然,我們也可以不免俗地說,掌握正確說人話的技巧,是藝考生試圖摘取頂尖院校夢想之星的必要條件。在此根基上,然后才是評述、主持等等綜合語言表達項目的開枝散葉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藝考生,祝你學習更上一層樓!
              本文內容來源廣院孺子牛(ID:gyrzn2020),
              僅供交流學習,版權均歸原作者所有
              迈开腿让我看看你的草莓图片